© 2005-2017 农历六月十三是姨妈三周年的祭日。那天天空飘起了细细的雨如我们淡淡的哀愁。一路上想象着姨妈昔日的音容笑貌便有泪水湿了我的眼角。我们越过几处水洼再穿过大片苞米地来到坟前。这里便是姨妈最终落脚的地方她早已香消玉殒化云烟散去只在我们心上留下记忆一场。巨大的悲痛袭上心来我恨自己不会嚎啕不能酣畅淋漓地宣泄自己的伤痛。想想这人生数十载不过是一蓑烟雨满河长风,六月十六去参加一位妹妹的婚礼人生就是这样悲欢更迭去来匆匆。弟弟给姐姐主持婚礼别开生面。优秀的新郎新娘将婚礼推向高潮小儿饶有兴趣地录像并说将来也给姐姐主持婚礼。谈笑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那个身影的主人,曾让自己梦萦魂牵多少年。而如今提及也只是隔夜的清茶多了苦涩少了芳醇。得非所愿非所得看命运嘲弄,造化游戏真情灼灼终于随乱红飞花去。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